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首页 > 宁夏视角
海原大地震百年祭
时间:2020-07-29  来源:宁夏财经网
  题记:地抖山移万众亡,
      百年震柳诉沧桑;
      难胞期望世纪祭,
      更待今朝著华章。
  在我们隆重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举国上下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的重要时刻,又迎来了1920年海原大地震100周年。100年前的12月16日晚8时许,以中国海原为震中发生的8.5级大地震,震惊环宇;100年后的今天,中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取得脱贫攻坚的历史性胜利,同样令世界为之动容。在这一悲一喜的切换间,让我沉思良久。
  写一篇关于海原大地震散记的想法已经很久很久了,当真要付之行动时又不知从何入手?不是因为它有什么特别值得纪念的意义,是因为这次灾难过于沉痛、过于悲惨,有许多令人难以忘却的故事常常萦绕心头。仅从伤亡的人数看,也居近现代中外地震史之翘楚。从灾难中汲取教训、从灾难中呼唤人性、从灾难中感知社会变迁,谁能说不属于我们的责任呢?因为,我们是新时代的传承人。
  故事一:赈灾比对
  地震后的尽快救援与赈灾,是人类社会从古自今亘古不变的传统。海原大地震后的有关资料也反映了这方面的记载。在大地震发生的第二天,北京《晨报》就进行了报道,可震中究竟在哪里无人知晓;大地震发生10天后的《民国日报》报道:“本月十六日平凉及四乡十余县,地震十余次,倒塌房屋,压毙生命牲畜无数,为固原县尤重。”尽管固原距海原相距100多公里,也算基本接近震中。1921年1月10日,时任甘肃省长、督军张广建和议长王世相代表全体官吏绅民向全国通电,呼吁民国政府和社会各界紧急援助;直到灾难发生30多天的1月20日甘肃省方向民国大总统及国务总理发出“十万火急”电报。由此可见,这场旷世灾难的救援与赈灾是何等的漫不经心和迟缓。
  当时的《地学杂志》在《陕甘地震记略》中写道,灾后人民“无衣、无食、无住,流离惨状,目不忍睹,耳不忍闻……一日失所,复值严寒,忍冻忍饥,瑟瑟露宿,匍匐扶伤,哭声遍野,不特饿殍,亦将僵毙。牲畜死亡散失,狼狗亦群出吃人。”地震两个多月后,国际饥饿救济协会的霍尔等人到达震区看到的依然是一幅悲惨凄凉的景象,艰难“活下来的人无心去掩埋那些从废墟里拉出来的尸体,遇难的人和动物的尸体仍然一起摆在街道上腐烂。”大地震发生4月有余民国政府方派出6人赴灾区考察。后来,曾参与此次考察的谢家荣撰文提及这场发生在冬季的大地震,导致当地人民“流离失所,衣食俱无,故不死于地震,亦多死于冻馁。其后各地虽派有急赈,而交通艰难,常需数日后始达,实属缓不济急。”
  甘肃省虽然在震后第25天成立了专事筹募的筹赈公所,通过1921年整整一年的筹集,仅收到16省150余县、单位、军队和500余人的捐款3.1万元大洋,杯水车薪,于事无补。当时执政的北洋军阀由于忙于内战,面对如此巨灾也无动于衷,仅以总统徐世昌之名捐大洋1万予以应付。更为可怕的是,大灾之后余震不断、险象环生,防范次生灾害和重建家园无人问津。面对破碎山河和伤病缠身的幸存者,大难不死的黎民百姓纷纷开展自救,演绎了许多互帮互助、可歌可泣、悲壮温馨的感人故事,也有不少幸存者要么投亲靠友、要么难忍失去亲人之痛逃离了这片伤心的土地。1997年1月中旬,我有幸陪同中科院自然资源调查队章铭陶、周长进二位教授考察海原大地震形成的西吉县党家岔堰塞湖时,在当地生活了53年的64岁老人陈永红父亲告诉我们:“民国九年的大地震将整个小岔村全村埋没,现在的村民是地震过了20多年后陆续搬来的。”大地震带给灾区人民的不仅是住宅等财物的巨大损失,而且是心灵的无尽伤害,让昔日炊烟灵动的村落,变成了荒无人烟的穷乡僻壤。直至1934年,震后第18个年头,甘肃省政府方拨专款修复海原等被大地震毁坏的县城。
  海原大震之后,中国境内的地震并未停歇,先后又发生过影响深远、给人民生命财产带来巨大损失的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以及河北、辽宁、青海、甘肃、四川、新疆、西藏、宁夏等诸省区多次或大或小的地震。可面对灾难,党中央、国务院始终以人民生命安全为先,各级政府的灾害应急响应和紧急预案等制度建设日臻完善,救援与赈灾行动之迅速、措施之有力令世界刮目相看。
  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许发生的唐山大地震,震后国家第一时间展开救援,十余万解放军官兵紧急赴往灾区;全国各地5万名医护人员和干部群众紧急集中,救死扶伤和运送救灾物资;危重伤员由民航、铁道等部门组织专机、专列紧急疏散转移到11个省市接受治疗。1976年12月我参军半年后到团部卫生队学习时,还参与治疗过因唐山大地震受伤的病人。震后不到一年,1977年5月14日,30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技术人员参与制订的《唐山市城市总体规划》通过了国务院的批准,1979年下半年大规模的重建正式开始。据《唐山市志》记载,在援建期间,最多时有11万多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多个援建单位的工人在唐山施工。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施工现场投入的大型塔吊200多台,载重车辆2500余辆。不到10年,一座现代化的新唐山就展现在世人面前。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许又一次发生在中国境内的大地震,震后18分钟新华社就向全世界发布了这一重大消息,一个小时之后党和国家做出响应,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做出批示,不到两小时国务院总理院温家宝就奔赴抗震救灾最前线组成抗震救灾指挥部并亲自组织抗震救灾,一场举国抗震救灾行动迅速展开,来自人民军队、武警官兵、公安干警、消防指战员、民兵预备役部队、自愿者、医护人员等组成的各种救援队,不顾个人安危向灾区汇集,谱写了一曲曲感天动地的救援故事。这些生动鲜活的报道通过视频、电波传向千家万户、四面八方和世界各地。震后仅24天,2008年6月4日国务院第11次常务会议就通过了《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条例》,6月18日《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对口支援方案》正式颁布,统一部署对口支援任务,创新性的提出“一省帮一重灾县,举全国之力,加快恢复重建。”在震后不到三个月,就解决了上千万受灾群众的住房安置问题。全国各地纷纷响应国家号召,同灾区结对子,针对灾区实际,派人给物,不惜一切代价,在汶川受灾的大地上留下了一幅幅携手合力共建的感人篇章。正如2008年5月17日俄新社发表的一篇《中国,挺住》的文章所言:“我们知道,一个总理在两小时内就飞赴灾区的国家,一个能够出动十万救援人员的国家,一个企业和私人捐款达到数十亿的国家,一个因争相献血、自愿抢救伤员而造成交通堵塞的国家,永远不会被打垮。”
  古今中外,无数灾后重建的事实告诉我们,一处村落、一个县城、一座城市的毁灭虽然可怕,但人的精神颓废和崩溃则更为可怕。在每一次巨大的自然灾难之后,社会都会以更大的历史进步作为新的发展补偿。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尽管使当地人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却给人类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如何尽快地化悲痛为力量、化消极为积极、化灾难为财富,这是灾难带给各级组织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智慧考量。人类必须永远铭记这些重大灾难的历史时刻,从这些极度痛苦但又极具价值的天然“实验场”中获取防灾减灾的宝贵知识,为未来人类发展、建设美丽家园提供经验借鉴。
  应该说,唐山大地震、汶川大地震做到了。唐山大地震后,经政府批准,在地震遗址上建设了世界上首个以“纪念”为主题的、占地40万平方米的唐山地震遗址纪念公园,在高7.28米、长500米的纪念墙上镌刻着24万多遇难者的名字,为社会各界和广大人民群众提供了一个文明祭奠地震罹难者、开展爱国主义教育、防震减灾科普宣传以及进行地震学术研究和交流的理想场所。2011年6月,该公园被列入“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名录,2011年7月,被中国地震局授予“国家防震减灾科普教育示范基地”称号。汶川大地震更是开创了全国降半旗和悼念遇难者的活动仪式,经国务院批准,自2009年起,将每年5月12日设为全国防灾减灾日,以唤起社会各界对防灾减灾工作的高度关注,推动全民防灾减灾知识和避灾自救技能的普及推广,最大限度地减轻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四川省经过几年的规划建设,2013年5月9日汶川地震纪念馆正式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纪念馆包括室内场馆和室外遗址两部分:室内场馆包括主馆(地震纪念馆)、副馆(地震科普体验馆);室外场馆包括北川老县城地震遗址、沙坝地震断层、唐家山堰塞湖遗迹等,其影响和作用与日俱增。那么,在近现代地震史上著名的海原大地震呢?尽管也开创了诸多的第一,后人也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可大多时过境迁,作用意义甚微。今后,是否还有其他值得应该研究并努力推进的工作,值得我们深深的思索。
  故事二:震柳精神
  听说震柳已有些年成了。且在未退休前多次赴海原调研以及在地震博物馆参观震柳模型也许多次了,前些年又经朋友推荐,在相关媒体上看过我国著名学者梁衡撰写的《百年震柳》。无独有偶,我也算一名柳树偏爱者,因为上初高中期间,在距家20里路外的兴隆中学住校,每逢周六回家背馍馍、炒面等吃头,都要走过一段约四五里长两侧长满参天柳树的公路。这段公路柳树的柳枝将整条公路搭置得像一个深邃的窑洞,夏天可以纳凉、秋天可以避雨、冬天可以遮风,每到初春鹅黄色的柳芽早早报喜,令人百看不厌,用柳枝辫柳帽、用柳皮吹咪咪是那个时期孩子们的最爱。长此以往,加之老师讲解高尔基的《海燕》和茅盾的《白杨礼赞》等散文的感染,一直思谋着写一篇赞美柳树的文章,直到2015年方才完成,起名曰《柳树风骨》,《新商务周刊》等杂志也曾发表,2017年收录到我的散文集《流淌的心河》之中。其实,早在1944年10月25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央党校对离开延安干部做《目前时局》的报告中就明确指出:共产党好像柳树,到处能插、能长、能活。一语中的,道明了柳树的特性与秉性。
  此次要写百年震柳,虽曾去宁夏图书馆查阅过一些相关资料,觉得不亲眼看一看,仅凭道听途说,心中似乎没有那份坚定地底气。“欲问百年事,深山访古柳。”2019年8月26日至27日,我又一次从银川出发,驱车300多公里前往海原县西安镇哨马营震柳生长处和海原地震博物馆,亲身感受震柳的生存和保护状况。只有当你零距离接触到震柳时,方感到震柳的伟岸英姿和生存不易。人们之所以称它为震柳,是因为大地震天灾将这棵柳树自根至干横扯竖拉撕裂成两半,它不畏严寒、不惧酷暑,慢慢地自疗自养,自我强壮,傲然挺立百年。据介绍,这棵柳树已存活500多年,却依然枝繁叶茂、冠盖如云,若不是亲眼所见,只能当作传说。
  近年来,震柳名气越来越大,海原县为人们观赏震柳、了解震柳专修了一条四五米宽的水泥硬化路,也有两三处路标,但真正能够顺利到达震柳生长的位置,确是件不易的事情。去海源看震柳我是有准备的、也是专程而去,下了同海高速从县城去往哨马营震柳生长的地方,虽然只有20多公里的路程,也有手机百度地图导航,却常常让你找不着方向。我是边行边问,到了园河村丁字路口又不明去向,下车询问几位聊天的老人,其中一位自愿给我领路。老人非常热情,是位退休老师,名叫麻东玺,今年正好70岁,与共和国同龄,退休前在园河中学教语文。我们一路边行边聊,他给我介绍了许多民间传说。如:震柳所在的地方非常的硬(意为害怕),太阳一落山就没人敢去那里;放羊的人必须在太阳落山前回来,否则一晚都找不着回家的路;这棵柳树还能治病等等。
  细细想来,这些传说也不无道理。震柳位于哨马营一条山沟的尽头,三面环山,沟的出口又被另外一座大山挡住,在这方圆近千平方公里的天都山(当地也称西华山)内,除了开凿于宋夏时期的石窟和修建的庙宇之外,加之多年移民搬迁,现有人烟稀少,且震柳所在地的本身就是大地震震中区域,想必会有不少同胞罹难于此,夜黑风高、阴盛阳衰的晚间能不害怕吗?
  如今,海原对震柳已得到了初步的保护,将这里长势比较茁壮的四棵古柳的四周用钢筋护栏围了起来,挂上了1号震柳至4号震柳的标识牌,防止人为靠近破坏,沟里其余的几棵柳树尚未保护。并在路旁砌了一个简易的水泥碑和立了几个小木牌,对震柳及地震情况进行扼要介绍,有些字迹已模糊不清。
  当我仔细观察和认真聆听麻老师介绍震柳时,忽觉得眼前的这棵震柳已不是震柳,分明是神柳、药柳和福柳。
  说它是神柳,是因为早在3600多年前商朝出现的甲骨文中就有“柳”字的身影,中国最早的《诗经》中就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的句子,古人赞美柳树的诗句甚多,让人浮想联翩。据考证500多年的震柳生长史,经大地震撕裂摧残而百年生生不息,依然感受着日月星辰、四季变换,你能说它是树而不是神吗?正如梁衡所言:“那海原大地震,震波绕地球三圈,移山填河,夺去二十八万人的生命,为什么单单留下这一株裂而不死的古柳?肯定是要对后人说点什么。”说点什么?我以为就是震柳那种唯有坚守,方能战胜艰难困苦和不怕苦,不畏难,不气馁,朴素无华的震柳精神,而这种精神不恰恰就是“西海固”人民饱经沧桑、战天斗地、坚韧不拔的奋力脱贫攻坚精神、全力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精神和倾力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两步走”精神。“震柳精神”值得弘扬。
  说它是药柳,是因为无论在地球的东方还是西方,人们自古就知道柳皮具有解热、镇痛、消肿的神奇功效。这棵百年震柳,历经500多年岁月的历练,药效必将更为精道。难怪乎我们见到震柳后,在树干及树枝上挂有不少红色被面和绶带,据说是附近村上一些患有疑难杂症的病人难以治愈时,每每从震柳躯干去些皮屑即可大为见效而挂上去的。也许是这里的地质构造及土壤成分是柳树的药效得以极大地发挥,为此值得认真研究。倘若这一功效得以验证之时,必将是海原人民致富之日。
  说它是福柳,是因为“西海固”遍布地震遗址遗迹,海原有著名的百年震柳、西吉有著名的亚洲第一震湖,在不足10000平方公里范围内形成的地震滑坡体、裂缝、地堑等地质形态颇多,还有上世纪80年代初国家地震局主导开挖的可以证实6000年以来中国历史上曾发生过的6次大地震的地槽,十分难得。为此,早在2006~2008年,宁夏自治区领导及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出建设海原地震博物馆及环球地震遗址公园,经过多方努力,2010年12月15日,在大地震发生90周年之际,海原地震博物馆落成开馆,建设环球地震遗址公园却仍处于构想阶段。可近年来,围绕大地震变灾难为财富的工作虽然有所进展,但呼声已微弱了许多。对此,我们决不可懈怠,要以对饱受地震之苦震区人们谋幸福的高度责任感、使命感,超前谋划,主动作为,积极借鉴湖南崀山、广东丹霞山、福建泰宁、贵州赤水、江西龙虎山和浙江江郎山联合申报将“中国丹霞地貌”列入《世界自然遗产目录》和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联合提交“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路网”文化遗产项目入选《世界遗产名录》的经验。一方面从加快建设现有一定基础和影响的震柳、震湖景区景点入手,推动海原地震博物馆二期开工建设,使博物馆成为名副其实的博物馆,除全方位陈列展示海原大地震情况外,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生动形象的展示中国乃至世界各国防震减灾、救援赈灾等先进经验及教训,着力争取使其早日成为国家防灾减灾论坛永久会址,为进而申报建设国家地震遗址公园奠定基础,使其成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防灾减灾教育基地和凡有需求的大专院校、科研机构的实训基地、试验基地。另一方面要登高望远、早做准备,率先联合河北唐山、四川汶川等地震多发区,将中国地震遗址遗迹早日列入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把中国乃至世界其他国家防灾减灾、抗震救灾以及家园重建等成果经验介绍给全球,全力争取将国际防灾减灾论坛或博览会永久落户海原,为我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宁夏智慧。
  故事三:迟到的祭文
  1920年海原大地震发生后,灾区余震不断,死里逃生的幸存者无吃无住、无依无靠,千村薜荔、万户萧疏,景象十分凄惨,穷苦灾民擦干了眼泪,掩埋了亲人,不等不靠、互帮互助、奋力自救,谱写了一曲曲、一篇篇感天地、泣鬼神的代代相传、生生不息的动人故事流传至今,渐渐形成了具有区域特色的地震民俗文化。在民间,每年临近农历十一月初七(地震日),海原当地村民几乎都要上坟,还有从甘肃、陕西、青海、内蒙古等其他省区以及宁夏其他地方远道而来的幸存者晚辈到海原城外的“万人坟”或其他地震滑坡地祭奠遇难的亲人。据说有时到“万人坟”祭奠者最多达上千人。海原大地震对于这一方百姓来说,是一个永远难以忘却和刻骨铭心的日子。每年十一月初七前后,海原当地民众还有炒扁豆、豌豆、黄豆等粮食的习俗,以纪念大地震后靠吃原粮活下来的人们经受的苦难,表达幸存者感恩今天幸福生活来之不易的良好心愿。
  一百年了,整整的100周年,是大地震夺走了28万多同胞的生命。这期间,尽管民间流传着过“纪难节”“劫难日”、吃原粮等传统习俗,政府也曾在大地震90周年开展过对遇难同胞的祭祀活动,但与唐山大地震和汶川大地震相比,祭奠地址也不固定,纪念形式千差万别,甚至没有一篇像样的祭文,以告慰遇难者同胞的亡灵。在这100周年来临之际,情出于心,我仅写下如下文字,算是对广大罹难者小小的慰藉。
  盘古开天地,神州山河丽;朝代更替,斗转星移。
  宁南山区,田园壮美,男耕女织,人畜皆宜。
  时至庚申,冬月初七,地动山移,巨灾而至。
  刹那天崩地裂,亲朋音信皆无,妻离子散,阴阳隔阻。
  范围之大,死伤之众,景象之惨,中外难觅。
  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山河破碎,满目疮痍。
  此时正值,军阀割据;北洋政府,应付了事。
  万众灾民,擦干眼泪,掩埋亲人,相扶奋起。
  书救灾之顽强,立团结之风尚;代代相传,处处受用。
  值此百年,我等痛心疾首,震柳低垂,震湖吟唱:
  思难胞之待人,想难胞之勤奋,记难胞之教诲,忆难胞之孝道。
  冥冥重泉哭不闻,瑟瑟寒风人不归;吾辈永志,勿忘振兴。
  今逢盛世,改革创新,民生改善,吉祥如意。
  六盘巍巍,黄河泱泱,谨此薄祭,告慰亡灵。
  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作者:樊建民
编辑:徐晓斌 责任编辑:李娟
权威发布
  •  宁夏10家企业获“自治区绿色工厂
  •  工业企业转型发展 提质降本增效
  •  宁夏回族自治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  银川市属5家公立医院提供核酸检测
  •  《银川市安全生产专项整治三年行
  • 便民信息
    精彩图片
    建设者:头顶烈日守一线
    建设者:头顶烈日守一线
    看得见银川蓝 望得见湖城绿
    看得见银川蓝 望得见湖城绿
    宁夏人物
  •  “洋女婿”马特·梅尔思:我是中
  •  陈杰:若有战召必回
  •  90后大学生汪威:返乡创业带着乡
  •  王瑞刚:扛起责任带着大伙致富
  •  心中有魂 脚下有根
  • 宁夏财经网版权所有 宁ICP备16001158号-1
    地址:宁夏银川市中山南街宁夏报业集团商务信息大厦1202室 邮箱:nx_cjw@163.com 电话:0951—6072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