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大美宁夏 > 大美宁夏焦点图
寻年味重拾年俗记忆
时间:2019-01-30 09:17:26  来源:银川日报  作者:
 
 
  西夏区文化下乡的社火表演。
  1月30日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五,离过年仅剩5天了。说起过年,宁夏有很多丰富多彩的年俗活动,或祈福来年,或感恩当下。这些古老的传承活动,让人们在愈来愈淡的年味中,多了一份仪式感,显得弥足珍贵。
  从“腊八粥”到“龙抬头”
  “我真的没想到,民间的年俗活动那么热闹,那么有意思。”如今说起8年前的经历,北方民族大学民族学院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所教授武宇林依然很兴奋。“2010年、2011年期间,由我们学校和宁夏社科院组成的课题组,就深入全区了解过宁夏的年俗。”武宇林的记忆中,那是一次让她大吃一惊的调查。
  武宇林说,宁夏的年从腊月初八就开始了,年俗活动一直会持续到来年二月初二。宁夏人也有熬腊八粥的习俗,在平罗县的农村,人们会用面做一个个“小粮仓”,然后和粥一起煮,粥熬好之后,人们会用这些“小粮仓”盛上粥,寓意年年丰收;到了腊月二十三,也就是小年这一天,人们要备好水果、鞭炮、糖果等等礼品,另外也要扫尘,将屋子打扫得一尘不染来迎接春节;到了大年三十,贴春联、窗花以求平安吉祥,大年三十晚上,吃年夜饭,守岁,在宁夏南部山区,守岁也被称为“坐夜”,0点的时候,家家户户会出来放鞭炮,迎接新春来临;从正月初四开始直到正月十五,就是社火表演的时间,人们踩着高跷,坐着花车走街串户,祈求新的一年平安吉祥;最后,就是二月二“龙抬头”的时节,在宁夏农村,到了这一天,人们才开始下地干活,出门打工,这个年,才算过完。
  武宇林说,那次调查让她印象深刻,没想到民间的年俗活动,有那么丰富多彩的内容,回来之后,他们课题组的研究内容,经整理完善,收录到了《中国节日志·春节(宁夏卷)》中。
  那些记忆深处的年俗
  让武宇林教授惊叹丰富的年俗活动,在银川市民王晓彤看来,倒是“稀松平常”的活动。王晓彤老家在隆德县的农村。她的记忆中,这些年俗活动年年如此,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但这些“一成不变”的活动,却总让人看不够,玩不够。
  王晓彤最喜欢的年俗活动,就是村里组织的高跷队表演。“每到大年初三的晚上,村子里就组织起社火队,高跷队的人会聚集在领头的那户村民家,然后用收集来的丝绸被面做衣服,照着脸谱画脸。”等到第二天一大早,这些队员一个个成了神话故事中的人物,画着脸谱,穿着丝绸,踩着两米多高的高跷,开始社火表演,首先去本村各家各户转一转,然后才会去邻村串门、表演,通过这种方式给邻村的人们拜年。
  社火队进村了之后,村里的打谷场上,就开始冒青烟了,那是各家各户装好的暖锅上桌了,这时候,人们总是毫不吝啬地拿出最好的食材,给这些带来平安吉祥的社火队以犒劳。“队员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画着很好看的脸谱,在高跷上大步向前走,别提多神气了,很有意思。”王晓彤说,这些脸谱和衣服都是很有讲究的,每一次表演的队伍,都是一个故事。“我们村最常装扮的故事,就是白蛇传。”她越说越兴奋,好像恨不得立即回老家看一眼似的。
  年俗是人们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尤其在浓浓的节日氛围中,这种感情更为明显。35岁的张聪是西吉县人,他说,大年三十的那天,他们那边有祭祖的年俗,也叫“接纸”。“从小到大,我一直跟着长辈们去亲人的坟上接纸,但说实话,小时候就是跟着去,也没觉得有啥,直到去年,我最爱的奶奶离开了我们,过年去奶奶的坟上接纸的时候,就难过得不成样子了,一路上一直掉眼泪。”张聪说,这些传承了好多年的年俗,其实都有很深的内容,藏着人们的感情和记忆。
  变化着的年俗
  不过,这些饱含人们浓厚感情的年俗活动,还是悄悄发生着变化。今年70岁的市民马德望说,他还记得以前在固原老家时过年的活动。“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的时候,过年可热闹了,一大家子人,还没有分家,当时过年就由爷爷主持,程序太多了。”
  马德望说,大年三十的时候,一大早,父亲和几个叔叔就接到爷爷的任务——写对联,他们就凑到一起,这个想上联,那个想下联,一天能写三四十幅对联。然后大家热热闹闹地贴上对联。大年三十晚上,大家都挤在爷爷身边说说笑笑。那时候非要守夜,熬上一晚上,等到初一早上,爷爷就扯开嗓子喊着让没有守岁的赶紧起来,挨个拜年。爷爷就带上我们,去村子里给大辈分的老人磕头拜年,“那真叫累啊,一个村子五六十户人,基本要挨个磕头拜年去,不过虽然累,但心劲特别足。”马德望说,那个年头物质匮乏,但大家的劲头特别足,过年时的年俗活动,一样不落。现在人们吃得饱穿得暖,但好像年味没以前那么浓了。
  对于33岁的银川市民张方军来说,感受也是如此。他的老家在中卫,小的时候,一套新衣服,就意味着过年,现在不同了,尤其住进城市以后,感觉变化更大,小时候在农村,进入腊月,就感觉到浓浓的年味了,现在快过年了,在城里还是没什么感觉。今年,他已经和媳妇买好了去三亚的机票,要用旅游过年的方式,迎接新春的到来。
  开放过年,重拾传统
  对于马德望和张方军的感受,武宇林教授感受深刻。因为课题组见证了城市和农村之间的鲜明对比:在城市,年就是逛逛街、串串门、看看电视。但农村就不一样了,太热闹了。
  武宇林说,当然近年来,在农村有些年俗也有了萎缩,比如踩高跷,以前农村多是土路,所以高跷走在上面不滑,而现在变成水泥路了,走上去就滑,也导致高跷少了。
  “以前人们养马,所以有马社火,但现在连骡子都少见了,有些村子就用三轮车拉着队伍表演。”武宇林说,但不管怎样,在宁夏的农村,年俗味依旧很浓。她就在隆德县见过一个很有趣的事,村子里的人会在过年的时候捏好多荞面灯盏,然后在家里放的到处都是,连牛圈、羊圈、狗窝上都放上了,很有意思。
  “不过,我们的年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封闭性,一个家,关起门来过年,一个村、一个县也会‘关起门来过年’,这种封闭性,不利于我们的年俗传承和发扬光大。”武宇林说。不仅如此,在她看来,传统文化中的年俗活动,可以和旅游结合起来,试着走走“文化+旅游”的路子,尤其在冬季旅游淡季,完全可以将丰富多彩的年俗活动和旅游结合起来,这样一来,既有利于旅游经济的发展,也可以带动传统年俗的传承和保护。
  本报记者 刘旭卓/文 李靖/图
  
最后更新
宁夏财经网版权所有 宁ICP备16001158号-1
地址:宁夏银川市中山南街宁夏报业集团商务信息大厦1202室 邮箱:nx_cjw@163.com 电话:0951—6072963